已有人访问
“韩愈与袁州”专题报告会在宜春学院举行

     “莫以宜春远,江山多胜游”。11月15日,由宜春市关工委、宜春学院、市文化广电新闻出版旅游局、宜春历史文化研究会主办,市图书馆、宜春学院团委、文学与新闻传播学院、外国语学院承办的“韩愈与袁州”专题报告会在宜春学院大学生活动中心三楼报告厅举行。市关工委关爱报告团团长刘密主讲,宜春学院外国语学院党委书记刘新坤主持,宜春职业技术学院教师代表,宜春历史文化研究会读书会会员,宜春学院外国语学院、文学与新闻传播学院老师和学生及网友读者共200多人聆听了报告会。


       刘密的报告内容分为四部分。


       一是韩愈的身世大历三年(768年),韩愈出生。他的祖辈都曾在朝或在地方为官,其父韩仲卿时任秘书郎。韩愈三岁时,韩仲卿便逝世。他由兄长韩会抚养成人。后兄长去世后,随寡嫂郑氏避居江南宣州,韩愈这一时期便是在困苦与颠沛中度过的。在“唐宋八大家”中,韩愈的青少年时期是最为艰苦也最为曲折的一个。这对韩愈一生的成长,对于韩愈日后成长为一代思想大家、文学大家有着非常关键的奠基作用。


       二是韩愈的政治主张。韩愈的政治思想,热爱祖国,反对藩镇割据,维护国家统一,重视“国格”、“注重整体性”,可以激发民族自尊心,培育人们的爱国主义和集体主义精神。唐宪宗时,曾随同裴度平定淮西藩镇之乱。他和柳宗元共同携手倡导古文运动。他们反对过分追求形式的骈文,提倡散文,强调文章内容的重要性。“唐宋八大家”之一的韩愈,曾经因为进言佛骨一事,被贬潮州,后因治政突出,迁袁州,即今江西宜春,任袁州刺史。

       

       三是韩愈在袁州做的三件事。韩愈任袁州刺史只有九个月,时间很短,却实实在在地办了几件实事,政绩卓著。第一是兴学。韩愈十分重视文化教育事业,一到宜春就大力兴办书院,倡导务实文风。在他的带动和影响下,袁州大地文风昌盛,出现了像卢肇、易重、黄颇等一批学有成就的学子。唐朝时江西出过两位状元,都是袁州人。到唐朝中后期,袁州读书风气浓厚,人才辈出,先后考取进士三十多位,赢得了“江西进士半袁州”的美誉。第二是爱民。一是求雨。古时候,如遇久旱不雨,官员或百姓就会在此杀鸡宰羊,祭天求雨,唐宪宗元和十五年(公元820年)夏天,袁州大旱,赤土千里,民生堪忧。韩愈先率州县官士绅祈雨于城隍庙,又去仰山神庙,一共写了三篇祭文。以“抵斥异教,风节凛然”而称著的韩愈,任袁州刺史时居然祈雨仰山,而且为了祈雨,宁愿神灵降罪于个人,其为民之心溢于言表。不久,果然天降甘霖,大地复苏,百姓欢呼雀跃。雨至,韩愈又写下了《谢雨文》。二是解放奴婢。当时的宜春,不少人由于欠债还不起,只好去充当债主的奴婢来抵债。韩愈到任后通令各地,改掉旧习,凡抵债奴婢一律放回到父母身边,所欠债务一笔勾销。后来他应召回朝,还“奏乞以在袁州放免佣奴之法,推之天下,著为令”。第三是作文。韩愈任袁州刺史期间散文颇多,凡二十篇。除公文外,尚有《祭滂文》、《祭柳子厚文》、《柳子厚墓志铭》、《南海神庙碑》、《新修滕王阁记》、《与孟简书》、《祭湘君夫人文》、韩愈是由潮州赴袁州的途中,得到柳宗元逝世的噩耗。他友谊深厚,又同为古文运动的倡导者。在《祭柳子厚文》与《柳子厚墓志铭》中韩愈表达了深切的哀悼和怀念,满怀深情地称颂柳宗元文学贡献和高尚品德,并为这位杰出人物“材不为世用,道不行于时”的遭遇以及英年早逝,倾吐不平之气。其中《柳子厚墓志铭》选入《古文观止》。此外,《祭柳子厚文》、《新修滕王阁记》都是韩文中不朽的经典之作。

     

      四是韩愈在袁州的文化创造。韩愈一生倡扬儒学,以儒家道统继承者自许,儒家文化中的精华,一一在他的作品中得到体现。主张“文以载道”“文以明道”,提倡写文章要保持内容与形式的统一,形式要为内容服务。他提出“不平则鸣”“穷而后工”的文学创作观点,进一步把作家的生活、思想、创作动机与现实社会联系起来,为文学更好地反映现实服务,这一创作原则,就是在今天,也有很深刻的启迪作用。现在的成语中有三百多个来源于韩愈的诗文,可见韩愈对后世的影响之深。


       刘新坤指出,刘密教授的报告,让我们感受到了历史文化的魅力和博大精深,希望同学们要持续深挖韩愈文化时代内涵,注重韩愈文化的外延,发挥韩愈历史文化名人效应,推动宜春袁州古城文化复兴,爱祖国,爱家乡,不断增强对家乡的认同感与归属感。

       师生们被刘密充满激情的报告所感染,被韩愈的故事所感动,现场不时爆发阵阵掌声。报告会结束后,同学们高兴地说,通过聆听韩愈与袁州的故事,深刻地感受到历史文化的博大精深、渊远流长。他们纷纷表示,要努力提升自己的文化素养和文化自信,学好知识,建设家乡,报效祖国,为宜春的发展贡献自己的智慧和力量。